AVICEMT
中航环境资源

集团主页                    中航供应链                    OA办公平台

当前位置:
来看看天上的那些事儿
来源: | 作者:湖南中航环境资源技术发展有限公司 | 发布时间: 2022-06-15 | 33 次浏览 | 分享到:

每一架翱翔蓝天的飞机,都是航空人用心血和汗水托起。对于飞机,试飞是新型号走上岗位或者旧型号脱胎换骨时的实践检验;对于试飞员,则是一次次生死考验。

“又红又专”郭勇冠

郭勇冠是我国固定翼和直升机“双料”试飞员,同时还是试飞中心科研飞行总队队长兼支部书记,带领“民机攻坚克难”“AG600海上首飞”“直升机武器靶试”“发动机空中起动”等党员先锋小组,出色完成了C919决战TIA、AG600海上首飞、ARJ21-700失速优化及两型弹的高原靶试任务和某型涡轴发动机空中起动等重大专项试飞任务。

2022年4月11日,随着 C919飞机10103架机平稳降落在阎良本场,标志着我国民用大型客机试飞里程碑节点、最高难度Ⅰ类风险科目——最小离地速度试飞圆满完成。

最小离地速度(Vmu)是指飞机不呈现任何危险特性,能够在离地后继续起飞的最小速度,是运输类飞机起飞极限性能达到的速度。最小离地速度试飞对运输类飞机起飞速度制定和起飞安全性评估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同时也是民机试飞难度最大的风险科目。

为保障最小离地速度试飞任务顺利开展,在试飞中心副主任赵鹏带领下,郭勇冠和战友们一起克服了试飞科目飞行架次多、飞行时间短等诸多困难。历时30天,郭勇冠与局方试飞员共同驾驶C919飞机,在蒲城民机试飞基地,创出了单日12架次的纪录。最终经过 35个架次的试飞,确保了试飞任务的圆满完成。

“杰出青年”单龙飞

单龙飞是集团公司首批商用试飞员,也是我国固定翼、直升机“双料”试飞员。曾获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航空报国金奖”一等奖和陕西国防科技工业系统“十大杰出青年”荣誉称号。

在单龙飞的记忆里,与死神擦肩而过的4秒钟,至今历历在目。那天,单龙飞与战友牛永红驾驶某型直升机执行科研试飞任务。意外状况突然而至,尾桨断裂!双发停车!液压失效!飞行状态发生急剧变化,临界失控!在短短的4秒时间内,单龙飞操纵着濒临失控的直升机,避开农户、高压线,控制坠地姿态成功迫降,在避免地面人员伤亡的同时,最大限度地保护了试飞数据、最大幅度地降低了国家财产损失。

飞机迫降后,单龙飞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时,主治医生说道:“两截腰椎压迫性骨折,能够保有性命,已是最大幸运。”事后,事故调查小组对当时的情况有了更加直观的认知:风险等级如此之高、多种特情同时发生的空中险情在世界上还没有成功处置的记载。

然而,单龙飞术后苏醒的第一句话便问:“我还能不能飞?”为了能够早日重返蓝天,单龙飞积极配合医生开展各项治疗,并制定了一套非常人能为的康复训练计划,用顽强的意志,突破生理和心理的重重考验。时隔20个月、602天,在通过理论考试、模拟器训练、体检等各项指标后,单龙飞开启了职业生涯的第二次“首飞”,伴随着飞机稳健离地起飞,飞龙涅槃,重返蓝天。

“海天领舞”孙康宁

作为试飞中心固定翼和直升机“双料试飞员”,孙康宁先后荣获集团公司“总经理特别奖”“青年岗位能手”等荣誉称号。近年来,孙康宁先后执行了C919大型客机和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AG600的试飞任务,并完成了AG600飞机的陆上、水上首飞任务。

早在2015年5月,孙康宁就参加了AG600国外试飞驾驶技术的培训任务。与陆上飞机落地和连续起飞相比,水上飞机的水面操纵技术更为复杂,涉及水面滑行、纵摇、跳跃及侧风起降、水面风向判断等多项关键技术风险控制。由于国外水上飞机的资源限制等客观原因,导致培训的可飞时间非常紧张。

孙康宁和战友们“死啃”英文资料,反复熟悉试飞内容,通过减少架次、加长飞行时间的策略,在一周内优质完成8架次20小时的飞行。最终通过持续4个月高强度的国外学习,孙康宁与战友们一起完成了14个课程的理论学习和30个小时的水上飞机驾驶技术及试飞技术实操飞行。

在专业技术人员的支持下,大家圆满完成单发、双发飞机的连续起飞科目,还幸运联系到1架类似AG600的4发水上飞机进行了训练,最终掌握了水上基础理论、水上飞机设计基础、水上飞机驾驶技术理论、水上飞机审定专用条件分析、灭火试飞技术、抗浪性试验技术,完成了正常起飞、正常着水、镜面水降落等水上飞机的基本驾驶技术和试飞方法实训,为制定AG600飞机审定专用条件和研制进程奠定了基础。

“西安好人”郑高翔

作为试飞中心航空试飞一线的优秀代表,郑高翔与战友们一起,从渭河之畔到南海之滨,从内陆腹地到大漠戈壁再到高原边陲,型号科目的需求已经成为他生活的全部。

2021年3月的某天,作为副驾驶的郑高翔在前舱正常执行某新型发动机性能验证科目,正当直升机逼近该型发动机最大工作性能时,意外发生了,直升机尾桨突然发生了故障。在故障发生的那一刻,年轻的郑高翔并没有慌乱,优秀的职业素养让他在第一时间去判别故障原因,并立即作出正确判断和操作,在机长接手操纵后,通过故障清单和沟通交流,迅速定位故障及相应处置方案,并积极与塔台指挥沟通,最终保证了直升机的成功迫降,将一次灾难性事故的损失降低到了最小,成功处置了特情的发生。

事后,在单位的协助下,郑高翔用坚定的信仰和坚韧的品质,短时间克服了事故造成的阴影,并实现了复飞。

“试飞工匠”王宜春

王宜春是试飞员中心科研飞行总队青年试飞员。从2008年大学毕业到2012年完成商用试飞员培训,王宜春凭借对工作钻牛角尖般的倔犟和认真,实现了从一名大学生到蓝天骄子的蜕变,从商用试飞员到科研试飞骨干的转变,也是实现了从对学习工作的“倔犟”到技术娴熟的“试飞工匠”的升华。

2014年12底,王宜春和团队成员承担了国家某重点型号的首飞任务。首飞工作是一个型号的“第一枪”,责任重、压力大。王宜春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通过一段几乎封闭式的紧张而有序的准备和学习,通过“倔犟”的学习态度和钻研精神,他逐一克服了首飞工作中的各种问题和异地飞行带来的种种困难,最终高质量地完成了首飞。

作为某型号负责人,王宜春和团队成员一起完成了某型发动机的科研试飞工作。该型发动机的试飞鉴定工作,时间紧、任务重,参试人员不得不在一年多时间里辗转阎良、固原等五个机场进行高原、高寒等试飞工作。该型发动机试飞鉴定任务的保质保量完成,不仅开创了我院试飞效率的先河,在试飞科目上,也进一步拓展了我院的试飞能力,展现了我院“试飞国家队”品牌的含金量。

“铿锵玫瑰”蒋丹丹

蒋丹丹,试飞中心为数不多女试飞员。靠着自己努力,用汗水和执着使自己从一名理工院校的研究生成功转型为一名商用女试飞员。

从2015年底直至2016年底,一年的时间,季节流转,高温、强风、低温,蒋丹丹始终坚持奔波在机场和单位之间,一天六个小时飞行时间,四个小时的机上时间,加上地面准备和讲评。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对于男性试飞员而言都是要竭尽全力才能克服的难关,蒋丹丹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努力,不仅顺利完成训练指标,还常常主动加压,在模拟器上继续精进技术,使得她的驾驶技术快速提升。

因为工作中的优异表现,2018年,蒋丹丹被授予陕西省第六届“创优好青年”称号。作为好青年代表,在团省委“向上向善好青年”首场青春故事分享会上进行了交流发言。